8月12日,澳大利亞國防部長雷諾茲(Linda Reynolds)表示,澳大利亞将加強稀土及其他軍事敏感“科技金屬”的生産,确保對美國、英國等西方盟友的供應,以防止被中國“稀土牌”壓制。

澳大利亞國防部長雷諾茲

       雷諾茲指出,澳大利亞擁有至少40%的已知科技金屬的礦藏儲備,不管是锂、钴、鎳、石墨,還是當今科技和今日生活方式所依賴的大部分稀土資源。她表示,澳大利亞與美國等主要西方國家一樣,國防軍備制造都離不開以上這些稀有資源。因此對澳大利亞和美國等盟國來說,關鍵議題上“是這些稀土和科技金屬供應的持續性和保證”。

       雷諾茲透露,澳大利亞和美國最近舉行的部長級磋商詳細讨論了稀土供應問題,澳大利亞與英國也讨論了這個問題。澳大利亞政府計劃增加稀土開發和生産,确保西方國家的稀土供應,防範中國把控制稀土出口作為貿易戰的武器。

       雖然澳大利亞稀土資源豐富,但開發商有限,包括萊納斯(Lynas Corp)和北方礦業(Northern Minerals Ltd)等。為了打破中國對稀土的壟斷,北方礦業2019年加大了關鍵稀土元素的開采,尤其是氧化镝産品的開發。

       然而,增加開采真的有用嗎?事實上,問題關鍵不在開采,而在于精煉技術和稀土元素的後氧化能力。美國《紐約時報》曾寫道:“中國完全支配了稀土加工中的一個最關鍵的流程,即将稀土氧化物轉化為金屬,且成本低産能大,以至于其他地方的企業都不想再單獨投資設立自己的處理工廠了……”

       稀土資源的供給,更多需要整個産業鍊配合。海外的稀土産業鍊并不完備,存在重開采而輕提煉的情況。而中國具有完整的采選、冶煉、分離技術以及裝備制造、材料加工和應用工業體系。自 2011 年以來,中國在稀土方面的專利申請數量超過全球其他國家的總額。以稀土分離冶煉能力來說,中國絕對是世界先進水平,分離純度早就超過 99.9999%。